窈窕珍馐

缘何故

首页 >> 窈窕珍馐 >> 窈窕珍馐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向左看,向右转 恰似寒光遇骄阳 重回九零 重生空间之学霸女神 独占 陆先生偏要以婚相许 总裁的绝命爱人 水母 女主每天都在点亮新技能 重回一九九四
窈窕珍馐 缘何故 - 窈窕珍馐全文阅读 - 窈窕珍馐txt下载 - 窈窕珍馐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八十二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看看, 这种话居然都能说得那么自然。

金窈窕眯起眼。

今天也是好奇沈启明到底看了什么才变成这样的一天。

沈启明非常自然地躲开她的打量,顺畅地打了把方向盘, 将车倒出来后看着前方, 笑容才渐渐消失:“说到底还是我不对,才会让外界有机会质疑你的过去, 对不起。”

除了让人澄清和追查文章的源头以外,他也去看了不少评论,想到那些被文章带着上蹿下跳对金窈窕的过去散发的恶意, 他目光微沉。

他很少自己开车,但也开得又平又稳,目光直视前方的时候, 侧脸的弧线棱角分明。

深市金红色的夕阳透过车窗打在那张脸上, 渡出一层柔光。

金窈窕靠在柔软的椅背里,反倒没有受到影响的意思, 她平静地看着窗外不断滑走的行道树, 有些出神:“其实你不用一直自责,我真的不在意那些了, 会被他们在这样猜测, 我也有我的问题。”

沈启明很少有地反驳她, 几乎是下意识的:“胡说什么。”

你明明一直很好。

金窈窕没有辩解, 一手支在窗沿,慵懒地撑着脑袋, 有些东西她也是自己慢慢搞明白的。

她纤细雪白的手腕从衣袖里露出, 连同蓬松乌黑的长发一并被夕阳笼罩, 美得坦然温柔。

等红绿灯时,沈启明侧头看到这一幕,情绪就不自觉地跟着放松。

却听金窈窕忽然开口:“宁萌来找我了。”

沈启明一瞬间没反应过来:“谁?”

两秒后才想起这位已经被开了不知多久的前助理,他神情瞬间变得严肃,这人怎么又会莫名其妙地跳出来:“她对你做了什么?”

要死。

还来求夸奖,过去那些破事可还没翻篇呢,今天是他的死期还差不多。

他在这想着怎么才能让窈窕相信自己对那些无关的人真的没有一丝工作以外的联系,副驾驶的金窈窕却自己笑出了声。

沈启明一边觉得好难,一边感受到了鲜有的迷茫,这是在生气吗?

金窈窕望着远方的天际线,腾地想到了很久很久之前,那个胡思乱想又不敢开口的自己。

“她能对我做什么,说了几句话而已。”金窈窕见沈启明这幅如临大敌的样子,叹了口气,“是真的。你不用多猜,她做了让我不爽的事情,我会直接告诉你。”

车一直开到金家门口,金窈窕解开安全带,踏出车门,抬头对给自己开车门的沈启明说了句:“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出来帮我。”

沈启明这会儿倒不像在停车库见面的时候嘚瑟了,幽深的双眼看着她:“那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我以前没有做好。”

金窈窕垂眸一笑,转身离开。

沈启明看她似乎没什么想说的了,心头便轻叹一声,果然自作孽不可活,现在砸在脚上的石头都是以前自己没脑子搬起来的。

却见金窈窕走出几步,忽然又转过头来:“还有,生日快乐,早点回家吃面吧。”

为了沈启明今年的生日,许晚已经提前好几个月就开始在公司食堂学习了,还时不时跟她请教,今天更是早早请假回家,估计这会儿早就在家里做好了一桌子菜。

她带着笑意的瞳孔映着夕阳的光,宛若舒卷的星河般耀眼,看得沈启明怔了下。

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后,他才收回视线。

车门关闭,沈启明拿起拿起手机给现在的助理发了一条信息,让对方去追查是否还有人目的不明地靠近并试图对金窈窕造成不利。

发完,放下手机之前,他划到一条早早就收到已读的信息。

是这些来年自母亲的第一条生日祝福短信,并邀请他早一些回去庆祝。

天色渐暗,外头的风已经带上了冬季的凌厉。

金家院子里却传出金窈窕逗孩子的笑声。

沈启明听得勾了勾嘴角。

这个冬至,过得似乎要格外热闹。

*******

金窈窕朝蕾秋儿子嘴里塞了颗自家做的牛轧糖,拍了拍小孩的脑袋让他自己去玩,余光瞥了眼正在厨房洗菜的蕾秋。

蕾秋看起来没什么不对。

她收回视线看了眼手机,上头是贾冰洋发来的消息——

【金董,她和孩子还好吗?】

今天的本地晚间新闻跟铭德相关,说的是金父带着铭德员工按照旧历做的冬至公益活动。随着铭德的壮大,集团的受关注度与日倍增,她也越来越忙,终于无法像是前几次那样亲自到场。

但父亲和公司的员工们都干得很不错,镜头里皆是欢声笑语。

蕾秋端着洗好的菜出来,瞥了眼电视,也被感染得面露微笑:“能坚持几十年做公益,怪不得铭德的风评好。你们集团的名声现在可广得很,我在京城台都听过有节目组里采访话题拿你们每年冬至的活动报上去的,说不定年后就要来找你们做专访了。到时候专访出来,可不止临江,说不准京城那边都要给你们扶持。”

金窈窕放下手机,笑着回答:“你这次是请假来深市的吧?什么时候回去工作?”

蕾秋顿了顿,拿起一颗牛轧糖放进嘴里。

浓厚的奶味混着坚果的香气,柔韧不粘,她一边嚼一边平静地说:“再说吧。”

含糊过去后,她又笑着对金窈窕晃了晃手机:“金董,你这下可真的成了全国知名的人生赢家了。”

她说的自然是网络上的段子。

自打沈启明公开回应了那篇文章后,网友们的膝盖便碎了一地。

那个发文章的账号被如何嘲讽不说,这会儿金窈窕本人却已然成为了无可争议的话题中心。

网络是有记忆的,更何况沈启明本人没有遮掩的意思,那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账号几乎没要半个小时就被狂欢的吃瓜群众翻了个底朝天。

沈启明百忙之中居然还抽空参加了金窈窕后援会为铭德新产品上市发起的集资活动这件事,真是说出来都让人不敢信。

分明招招手就能拥有一切的人私底下竟也会为了喜欢的人如此接地气。

这瓜吃得人简直饱含热泪,无语凝噎。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事儿发生在金窈窕身上竟也显得不那么玄幻了。

自发起以来,金窈窕后援会整理出的自家金董的辉煌战绩图片再度被疯传,这次疯传的范围比上次更广,转发里跪倒一片——

【感觉照这个速度下去,铭德再过两年该上市了,也怪不得粉丝和公司里的人一口一个殿下地喊她】

【老天不公平得是不是有点过分了,不是都说女强人都会孤独终老吗?为什么人家就能又霸道总裁又有霸道总裁追?】

【听说自从她进铭德,铭德现在已经变成深市和临江最热门的求职单位了】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她做出什么事情来我都不稀奇】

【出本书吧球球了!我买!我买还不行吗?】

*****

蕾秋一边看一边感叹:“别说他们了,你要是真的出书,连我都想买。”

金窈窕笑着把冰箱里的食材取出来:“你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你不也什么都不缺吗?现在工作步步高升,跟贾冰洋不也挺合拍的?”

蕾秋听到这话忽然沉默了,片刻后才扯开笑容:“想什么呢,跟你说了我和贾冰洋只是工作伙伴,他……他跟我怎么可能。”

金窈窕挑眉:“怎么不可能?你看不上他?”

蕾秋白了她一眼,过了好久才轻声说:“又不是以前了,他现在是大导演,要名有名要钱有钱,圈内不知道多少年轻貌美的姑娘朝他身上凑,他能看上我这个年纪比他大还带着孩子的?你傻啊。”

金窈窕皱起眉头,蕾秋笑了笑,在手机上翻了翻,朝她抛去:“以后别说那种话了。”

她接下来一看,才发现是条不久之前的新闻——

【著名纪录片导演贾冰洋疑似恋爱?】

配图是贾冰洋在某家餐厅跟对面一个年轻女孩说话的照片。

他一个纪录片导演,虽然粉丝多,但都不至于跟对小鲜肉似的对他的个人生活苛刻对待,因此那条新闻并没有什么热度,只讨论了一下他对面那个女孩的身份。

金窈窕左看右看,看不出暧昧:“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啊?”

蕾秋说:“我在京城台楼下的咖啡厅里碰上他俩见面好几次了,有次骗我说去开会,结果是去见人家,你说他是不是有病,我又不是他什么人,骗我干什么,担心我对他死缠烂打么?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金窈窕皱眉:“你又不比谁差。”

蕾秋不在意似的笑了笑:“我说的是实话啊,不过你放心,老娘什么都经历过了,才不会在乎这点屁事呢,反而松了口气。”

金窈窕沉默了几秒,问:“你跟他聊过了吗?”

蕾秋垂眸:“有什么可聊的,自取其辱吗?我看到新闻直接走人了,来深市那么多天,他一点消息没有,只怕也松了口气。何必。”

金窈窕想着自己手机里收到的贾冰洋的短信,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贾冰洋不像是那种人啊。

蕾秋转开眼,云淡风轻:“没必要说穿,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识趣一点,以后见面也能不尴尬。”

她看起来确实是不在意的样子。

但没多会儿,金窈窕上楼时,却隔着卫生间的大门,听到了很轻的啜泣声。

她站在外面听了一会儿,轻手轻脚地离开。

蕾秋下来的时候已经看不出一点不对劲了,一如她灭绝师太的外号那样刀枪不入。

她严肃地让儿子不许再继续吃糖后,才洗干净手,过来给金窈窕帮忙。

她顶着不特别仔细观察甚至都看不出微红痕迹的眼眶,嗅了嗅厨房里的香气,感叹:“我都恨不得留在你家过年了,去年在京城,我就特别想念前年拍节目的时候在你家吃到的年夜饭。”

她帮着金窈窕把蒸箱里蓬松的蒸糕取出来,被香气扑了满脸。

紫米做的蒸糕,软而湿润,像即将落雨的云朵,Q弹地晃动着,表面洒满了已经被加热到融软的葡萄干。

金窈窕张嘴接了蕾秋切好后送来的一块,紫米清香,葡萄的甜汁渗透出来,氤氲出一片酸甜,她打开锅盖,将里头软烂的蹄髈盛出来:“你愿意留,我当然没意见,人多热闹。”

蕾秋捧着热乎乎的紫米蒸糕啃了一口,低着头笑道:“是啊,那时候可真热闹。”

不光有炖烂的蹄髈,还有熬透的牛蹄筋,长长一条,被酱汁卤成了半透明的褐色,胶稠柔软的质感隔着切块的刀具都能毫无遗漏地传达到手中。

肉香滚滚而来。

金窈窕看着她帮自己切蹄筋,忽然说:“我记得你们取景的时候也拍过这个?”

蕾秋嗯了一声:“是有,不过没你炖的好。”

金家的卤汁是每日都要熬的,金窈窕亲自调的手艺,哪怕是颗石头,浸在里头都能熬得喷香,更别提酥烂的牛蹄筋了。

蕾秋看着牛蹄筋,记忆却似乎飘远,笑着说:“当时在那家店取景的时候,贾冰洋那傻子就跟我说这东西放在你这肯定能做得比那个老板好,你不知道,从在铭德取完景之后,我们去外地好久都没缓过来,吃啥都要联想到那东西你会怎么烧。一直到现在去了京城,摄制组也都三天两头惦记着,多亏你把铭德的速冻产品铺了过去,知道消息之后摄制组的人高兴得呀,好几次聚会都要下铭德的水饺面条吃,还拼命给身边的人推荐,我怀疑超市里一半的货都是他们给买空的。我现在嘴给你养叼了,三天不吃就浑身难受,有次上家门口的超市听说没货,贾冰洋非拉着我开了半小时车去三环的一个商场……”

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下了声音。

金窈窕接下她手中的刀,也没看她,轻轻说:“其实难过的时候,可以不用假装的。”

蕾秋笑了一声:“想什么呢。”

结果话音落地,眼泪就下来了。

她背过身去,死死地盯着墙壁:“妈的,老娘大风大浪都过来了……丢人。”

金窈窕给她逗笑了:“这有什么可丢人的,大风大浪过来,你也是人啊。”

蕾秋哑声说:“我不是人,我是灭绝师太。”

金窈窕越发想笑:“灭绝师太就要绝情寡欲吗?蕾秋。”

她将切好的牛蹄筋码进盘子里,浇上一勺黑红的卤汁,轻轻说:“去说清楚吧,想不通的时候,就把话说开,哪怕贾冰洋真的是那种人,骂他一顿也好,不要觉得丢人,不然心里永远过不去这道坎的。”

她回头对蕾秋笑了笑。

这是经验之谈。

蕾秋怔怔地看着她,片刻后一咬牙,洗手擦泪,掏出手机气势汹汹地走出厨房。

她本以为会听到蕾秋骂人,谁知外头还没讲几句,蕾秋错愕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说你在哪里?”

金窈窕心想啥情况,出去一看,就见蕾秋已经跑向了自家的大门,打开,然后呆住。

金窈窕上前,也跟着呆了。

贾冰洋居然站在自家院子外头,胡子拉碴,神情憔悴。

这家伙外形条件没有沈启明那么优越,这么一折腾,简直惨不忍睹。

金窈窕:“……你怎么在深市?”

寒风里,贾冰洋狼狈地拿着手机,抽了下鼻子:“我跟她一起来的,最近就住在附近。”

金窈窕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给他开门:“那你怎么不来找蕾秋?”

贾冰洋低下头,过后又看向蕾秋:“我,我以为她不想见我。”

蕾秋目露凶光:“我是不想见你!”

贱男人。

贾冰洋就露出了几分痛苦的神色:“对不起,我也不想给你造成困扰的,我也不希望你这样躲着我,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死缠烂打的。”

蕾秋:“……?”

金窈窕:“你在说什么?”

贾冰洋垂着头,眼泪啪嗒嗒掉了下来:“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泥腿子出身,家里也穷,你长得漂亮,又有事业,家里也是书香人家。以前在摄制组的时候我不敢,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能给你,连我爸妈都说让我算了,可我就不甘心。现在好不容易才攒够在京城买房的钱,我爸妈劝我试一试,我才胡思乱想,偷偷买了房子想跟你表白。我,我没想到你知道以后反应会那么大,我不想你走的,假如知道这样,我一辈子都不会……”

蕾秋看起来已经一头雾水了。

金窈窕打断他不知所云的话,思索了很久,也想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什么,索性掏出手机直接搜索出蕾秋给自己看的那个新闻,递到了贾冰洋面前:“你先看看这个再说。”

贾冰洋泪眼朦胧地看了眼手机,傻了一下:“哎?我怎么被拍了?”

他居然不知道……也对,这新闻没什么热度。金窈窕:“……你对面那个姑娘是谁?”

贾冰洋抽了下鼻子:“我请来装修新房的设计师啊,我不敢给蕾秋知道,每次都偷偷摸摸去沟通方案,没想到还是走漏了风声。”

蕾秋:“……”

金窈窕:“……”

贾冰洋继续在那痛苦:“我知道我是癞□□想吃天鹅肉……”

金窈窕回头看了蕾秋一眼,蕾秋整个人僵在那,傻傻地看着在院子里不敢靠近的贾冰洋。

金窈窕想了想,转身,拍了拍她的肩膀:“我说了吧,你不比谁差,这里交给你了,把该说的都说清楚吧,别藏在心里了。”

她说完,笑着抱起听到声音兴奋地喊着“贾叔叔”跑出来的小朋友,丢下外头的两个人:“不打扰妈妈,咱们吃饭去咯!”

门外,蕾秋缓缓抬头,看着天空,眼泪瞬间滑出眼眶。

她捂着脸蹲下,又哭又笑。

粘糯的蹄筋和蹄髈汤汁丰盈,格外适合搭配米饭,金窈窕托腮给对面的小朋友擦掉嘴边的饭粒,自己吃了一口蒸糕。

酸甜的滋味在舌尖扩散。

她听着外头传来的声音,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

深冬,网络上之前的风波已经过去,在无人知道的角落,参与者被清算得悄无声息。

春节的脚步逼近,华夏的土地上,各个城市又一年陷入了购买年货的狂潮。

寒风刺骨,却无法吹灭深埋人心的热闹,铭德两个城市的各家餐厅,年夜饭套餐再度脱销。

铭德集团,年度会议如期而至,各家子公司的管理层齐聚。

屏幕上是春假以后各个子公司旗下餐厅的扩张计划书,由京城开始,再度走向下一个版图。

隐宴子公司的负责人说完京城的市场调查后,笑着对金窈窕打趣:“金董,前几个月我们就把消息透露了出去,京城市场给出的反馈非常乐观,可以说是嗷嗷待哺也不为过。”

铭德大院的负责人似笑非笑地瞥了在老板面前讨巧卖乖的他一眼,起身争宠:“金董,现在公司的效率和口碑都已经成熟,人员能跟上的话,我觉得咱们明年可以拿下不止一个城市,至少我管理的铭德大院可以跟您拍胸脯,做不到,我提头来见。”

寻香宴的负责人咳嗽了一声:“我们寻香宴虽然走的路线比较高端,注定了不可能像王兄和赵兄那样在一个城市疯狂扩张多家分店,但是最适合走国际路线的一个品牌,金董,国际市场因为咱们外销的冷冻产品,其实对我们的期待感也很强,您看看这份报告,我觉得铭德走完了国内几个城市以后,就可以考虑用寻香宴从这几个国家打开餐厅市场了。”

他们几个互相掰头,直到江柏起身,顿时噤声。

这位负责的冷冻食品子公司才是“真”打开了国际市场。

虽然能如此轻松地被国际消费者认可,大半的原因在金董本身弄出的产品出色上,可这位负责人也是真的牛逼啊,手段又稳又狠,借着最初黛比为铭德提供的热度,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干脆利落地就打开了好几个大洲的销路。

以至于子公司现在最大的工作就是不停地建工厂建工厂建工厂建工厂……

反正只要能扩大产量,在座的所有人都不怀疑他有一天可以把产品卖到北极去。

江柏没什么可说的,该知道的金窈窕全都知道,他要提的建议也只有建工厂而已。

深市和临江不够,那就建到省外。

倘若有一天国内都不够。

那他已经在着手联系东南亚那边的门路了。

江柏因为这些事情,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可越忙越是心情愉悦,因为事业的顺利在一点点磨掉他曾为创业失败留下的阴影。

铭德这个公司,就像是上天赐给他的舞台,一切都是那么契合的刚刚好。

面前的金窈窕也是难得一遇的好领导,既充分给他信任施展手脚,又有着足够灵敏的市场嗅觉可以偶尔为他补充疏漏。

更重要的是,她研究出的产品真的足够好。

老板就是公司最大的技术人员,偏偏还有足够的管理能力,这个基础无疑是最高的公司稳定条件,因此他只要冲锋陷阵就好,根本不需要担心后方不宁。

对面的金窈窕认真翻看完毕他给的成绩表,合拢后对他露出微笑:“很好。还有一件事。”

江柏便也微笑:“请说。”

就听老板接着开口:“年假结束以后记得体检。下一个。”

江柏:“……”

他的老板什么都好,就是对员工的身体健康太关心了。

他今年已经体检了三次。

想来明年也不可能比这个数量少。

真是让人痛并快乐着。

年度报告例会结束,高管们却都没有离开,而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交换眼神,迎接即将到来的下一个重磅消息。

等候良久的股东们被金父带领着从另一个会议室里过来,金窈窕坐在首座,看到他们,合上文件,起身微笑:“久等。”

铭德被她管理至今,分出了四个子公司,此举对集团而言堪称震动,直接导致了到场的这群股东对公司的影响力越来越小。

他们自然有异议,可管事儿的是金父那样顾情面的还好,换成金窈窕,真没有一个人敢乱来。

好在他们如今能领到的分红到底比以前要多不少,两相权衡之下,这群长辈还是选择了安静如鸡。

如今金窈窕虽然对他们客客气气,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敢拿乔,各个脸上都挂起了笑容,其中有几个胆子比较小的,看着她笑眯眯的模样,眼中竟还多了几分畏惧:“没有没有,例会嘛,应该要等的。”

股东们落座,金窈窕跟父亲交换了一个眼神。

金父对她笑了笑,朝她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明白——来了。

角落的记录员紧张得甚至有些手抖,便听金父开口:“我也该退休了,开始吧,关于集团董事长的变更会议。”

股东们听的全都心肝一颤,目光看向坐在他身边,笑容深不可测的金窈窕。

改朝换代这一天,终究是来了。

很早很早之前,在场没有一个股东能想到未来接掌铭德的,会是一个女孩。

但任谁都清楚,没人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

铭德内部消息群,惊人的消息开始疯狂扩散——

【报!!!!!!】

【殿下登基了!!!!!】

这消息宛若砸进水里的一座冰山,顿时掀起了滔天骇浪——

【啊啊啊啊啊啊殿下啊啊啊啊啊我们殿下登基了!!!!!】

【现在是陛下了对吗?!对吗?!啊啊啊啊啊啊啊】

【拿着陛下今年发的年终奖大喊起了陛下万岁万万岁呜呜呜呜】

【你们部门今年年终奖拿了多少啊?】

【拜托这个也是能透露的吗?】

【嘻嘻嘻,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肯定很多,因为我就拿了很多。我们陛下怎么那么英明啊我哭了】

【我终于成了天子近臣!陛下的江山我来守护!】

【我的陛下啊,你终于登基了,什么时候封后?康康我叭!】

****

铭德超话,也瞬间被无数员工疯狂的喜悦淹没,以至于新闻还没出来,网友们就全都吃到了新鲜瓜——

【卧槽金董转正了?登基了?】

【果然是金董……牛逼,我他妈第一次看到员工会为了董事长变更高兴成这个鬼样】

【啊啊啊啊啊啊后援会的同胞们!!喜报!!喜报!!从今天开始要叫陛下了!!!!】

【啊啊啊转发这条微博抽九个999红包恭祝陛下登基千秋万代疆土辽阔!!】

【我们铭德!!!起飞吧!!!!】

【快去看沈总的微博!!转发抽奖一百个一万的红包!!!卧槽!!!这尼玛争后位也争得实在太豪!】

****

网络上,因为铭德的改朝换代,掀起了一波全民狂欢。

金窈窕对一路朝自己道喜的员工微笑点头,踏出铭德的大门,抬头。

大门之外,是车水马龙,和寒冷的冬风。

从今天起,她是这个集团真正的掌控者了。

她将驾驶着这头野兽,走遍她想到的每一个角落。

单想到这个,她血脉中的每一根血管就都沸腾了起来。

****

除夕,登基后金家的新年,似乎也跟往常没什么不同。

只是没什么客人,不够前两年热闹。

二师父他们工作已经稳定,新年自然都在各自家里,蕾秋也带着孩子和贾冰洋一起回了京城,这叫喜欢闹腾的金母感到有些可惜——

“还以为蕾秋那丫头能留下跟我们一起过年呢。”

金窈窕朝父亲搬出的小石磨里倒玉米粒,笑着对母亲说:“人家也有自己的私生活嘛。”

金母想想又觉得很感动:“也是,蕾秋不容易啊,离婚那么多年,还带着孩子,贾冰洋看着是个靠谱的,却确实个好归宿。”

金窈窕等了一会儿,没等来下文,好笑地看着母亲:“我以为你要跟我催婚了。”

金母瞪了她一眼:“你刚接手铭德,工作那么忙,我给你添什么乱。你自己的事儿,自己会拿主意的。”

金父挺着肚子将一大条风干火腿从楼顶的阳光房拿下来,听到妻子这话也没反驳,只一个劲儿在火腿上嗅,对金窈窕说:“你腌的这火腿真是不错,我感觉比之前的腊肉还香多了。”

放养的黑猪火腿,材料上等,处理好后自然也就更出色,切开后片成薄片,随便蒸一蒸就满室喷香。

金父如获至宝地抱着火腿去研究了,金窈窕磨了会儿玉米,手机接到电话,听了两句,起身出门。

外头特别的冷,风吹着枯叶打旋儿。

院门外,沈启明站在车边朝她摆了摆手机,他穿着一件平平无奇的黑色大衣,依然像打了聚光灯那样醒目。

金窈窕上前:“你怎么来了?”

沈启明把手上拿着的盒子递给她:“给你送饺子,家里包的。”

这次放饺子的不是透明的乐扣盒了,而是正正经经的保温盒,金窈窕当着他的面打开,看了一眼就露出笑容:“包得比上次好。”

各个皮薄肚圆,热气腾腾,白胖可爱。

沈启明听到这话也笑了,不管是他还是母亲,这一年来手艺都有了明显的进步。

他给金窈窕整理了下头发,轻声说:“回屋吧,我回去了,饺子不能放,趁热吃。”

金窈窕抬起头,正要说什么,却听到发动机的响声靠近,转头一看,熟悉的明黄色小跑车在沈启明沉稳的黑色商务车后停下。

她愣了下,果然见许晚从驾驶座里出来,脸上的表情不是特别好,不过看到她后还是笑了笑:“窈窕,过年好啊。”

金窈窕疑惑地看着她:“许阿姨您怎么来了?”

许晚沉默了几秒:“别提了。”

又对沈启明说:“我就知道你在这。”

自己出门的时候母亲还在家里准备今年的年夜饭,沈启明问:“你怎么出来了。”

许晚拢了拢自己身上奢华的皮草大衣,没好气地说:“听到线报说你爸要来找咱们,我就赶紧躲出来了。”

沈启明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皱起眉头:“他不是在伦敦?”

“我哪知道。”许晚冷笑一声,“不过也不用搭理他。”

虽然表面看起来很相似,可她和丈夫的情况实际上跟金窈窕和沈启明截然不同,那老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火坑,离婚以后,许晚是一点也不想再有任何接触的。

沈启明显然也对父亲不太感兴趣,听到这话果然没再给关注。

许晚只是有些可惜家里做到了一半的菜,想了想却也只能放弃,开口:“算了。再去你家做也来不及,今年咱们就不在家过年了,找个饭店吃年夜饭也一样,反正咱们家也就两个人。”

沈启明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随便。”

说罢又看向金窈窕:“外面冷,回去吧。”

母子二人正要离开,拿着保温盒的金窈窕想了想,出声:“大年三十的,这个点钟了,外头有位置的餐厅怕是不好找。”

许晚一听也是,脸上的表情有些愁苦。

那怎么办呢,要不还是买点水饺上儿子家里对付一下吧。

就见金窈窕朝她笑了笑:“反正都到门口了,不如上家里一起吃吧。”

沈启明一怔。

许晚也有点不好意思:“这……不会太打扰吗?”

金窈窕摇摇头:“多添两双筷子而已,我妈喜欢热闹。”

********

俩人裹着寒风进屋,金母看到果然喜大于惊:“许姐,启明,你们怎么来了?”

沈启明后背有些僵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拘谨,声音都底哑了半个调:“叔叔,阿姨。”

好在金父金母态度十分坦然。

金母已经拉着许晚开始唠嗑了,听完许晚出来的原因,一拍手:“是该躲出来,大过年的,看到不开心的人多晦气,没事儿,就在我们家过,一起吃!”

金家的客厅里亮着暖灯,回荡有电视新闻闹哄哄的声音,到处都是食物的香气,让人置身其中就感受到浓浓的年味。

沈启明脱下大衣,转身,看到这一室人间烟火。

他垂下眼,僵直的后背便逐渐放松。

*******

金窈窕正想继续磨玉米粒,手上的活儿就立刻被抢走了,沈启明在她的小板凳上坐下,挽起衣袖,露出结实有力的胳膊,沉声说:“我来。”

说着飞快转动石磨,恨不能把磨盘抛起来掂着玩儿似的。

她看得沉默,在一边站了一会儿,进厨房,开始洗菜。

没洗一会儿,手上的活儿又被抢了:“我来。”

金窈窕:“……你不是磨玉米呢吗?”

沈启明:“磨好了。”

金窈窕:“!”

她一转头,果然盆里的玉米粒已经变成了另一盆浓浓的玉米浆。

沈启明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捏就掰开菜心,她继续沉默,思索片刻,从冰箱里拿出鸡来剁骨。

谁知鸡还没拾掇好,手上的刀再次被抢:“我来。”

金窈窕一看水池,洗得干干净净的菜整整齐齐码在过滤篮里。

沈启明大手一挥,鸡脑袋应声离体,顺从得跟没有骨头似的。

金窈窕陷入久久的沉默。

好,你牛,你来,活儿全给你!

******

金窈窕端着自己做好的金黄的炸酥肉出锅,金父欲言又止地看着厨房里正在炖汤的沈启明,撞了女儿一下:“怎么能让客人下厨啊?”

不过比较意外的是,沈启明居然大多数的活儿都干得不错。

这一点金父挺惊讶的。

金窈窕回头看了眼,笑笑:“反正也就做其中几个菜,随他去吧。”

晚会时间,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餐盘,除了金母外,屋子里每个人都掺了一手。

最醒目的自然是正中央头尾高翘的金窈窕做的八宝鳜鱼。

肥硕的烤鹅、酥烂的卤肉、甜蜜的豆沙饭、软糯的玉米糕……

灯光洒下,热腾腾的香气伴随袅袅蒸汽融合扩散开。

金窈窕打开不停震动的手机,全是祝福信息。

商业伙伴的、公司下属的、甚至还有程琛发来的——

【金董,恭喜你高升啊,有没有兴趣强强联手合作一下?对了我程琛啊,这是我号码,你记得存一下哦~】

她黑人问号地看完,删掉,顺便将这个号码拉进黑名单。

叶白情拍了家里的年夜饭餐桌,并已经牙牙学语的孩子的视频一起发来——

【这位干妈,新年好呀,这臭孩子除了爹妈之外学会的第三个词就是叫你。】

露娜给了个大红包,叽叽喳喳地说这是自己赚到的第一桶金。

远在海外的黛比发来一桌子冷冻食品的包装袋,表示自己也在一起过年。

除她之外,铭德的冷冻食品还出现在了许许多多人家的年夜饭餐桌上。

网络上,不少人都表示自己正在吃着铭德的饺子看节目,因为味道太好导致了家里今年不用大费周章地自己包。京城的网友则更美滋滋,一边吃还一边讨论着前段时间听到的关于铭德的分店要开到京城来的消息。

金窈窕看着看着,就接到了蕾秋发来的视频邀请,手机那头蕾秋的儿子坐在贾冰洋肩膀上笑嘻嘻地跟她说新年好。

贾冰洋抓着小朋友的手,拔高声音,兴奋得难以言表:“金董!!!蕾秋答应我的求婚了!!!!”

蕾秋瞪了他一眼,拿着手机躲到角落,灭绝师太难得表现出了一点羞涩:“窈窕,谢谢你啊,我……要不是你,我可能就真的钻牛角尖错过了。”

金窈窕不自觉露出了笑容:“看来真的好事将近?”

蕾秋抿了抿嘴,轻声说:“嗯,我爸妈没意见,贾冰洋他……他爸妈也来京城了,他们特别好,从老家带了自己种的东西送我,他妈明明那么省,来之前还特地去买了好大一个金镯子给我,还给孩子买了好多衣服。他们都……很欢迎我。”

那金镯子其实特别土。衣服也不够时尚。

但收到的那一瞬间,她却只觉得感动。

金窈窕眉目温柔地看着她:“你能过得好就好,加油,我是你的后盾。”

蕾秋看着屏幕,眼睛瞬间就红了:“你也要过得好。”

金窈窕:“我会的。”

放下手机,金窈窕看向自己倚靠的窗。

天黑了,万家灯火亮起来。

主持人熟悉的声音从音响里飘出,伴着饭菜的香在她身边萦绕。父亲偷偷开了一瓶酒,母亲念叨几句他术后虽然日益健康却仍然需要更精心养护的身体,却也没有认真阻止。

毕竟是特殊的日子,一切都暖和得正好。

眼前忽然伸出了一只手,修长的手指在窗上滑动。

外头太冷,屋内的窗上早已结上一层薄雾,雪松的香气盖过周围的一切飘来,合着体温。

金窈窕看着窗上那颗形状完美的心,抬眼,沈启明垂眸,眉眼笼罩在灯光里:“新年快乐。”

金窈窕笑了笑,也回了一句:“新年快乐。”

沈启明垂着张漂亮的脸,看了她一会儿,认真地询问:“既然已经登基,那什么时候考虑封后?”

“都别忙活了,来吃年夜饭啦!”餐厅方向,传来爸妈催促大伙儿坐下吃饭的笑语,餐碗相撞,清脆柔和。

金窈窕眼含笑意地听着,随后缓缓挑起眉头——

“等我收拢四海,一统天下的时候。”

沈启明注视着她,片刻后,抬头望进那颗自己画出的心。

窗外,打进黑暗的暖光里,逐渐有雪屑飘落。

新年的初雪如期而至,纷纷扬扬。

沈启明勾起嘴角:“会有那天的。”

※※※※※※※※※※※※※※※※※※※※

完结了,打下这三个字眼泪都掉下来

没有番外,因为感觉停在这里是最好的,好像再写什么都多余了

但我们停下以后,解解和割割的人生会继续往前走

感谢你们陪我和割割解解走到这,这篇文的初衷,就是想写一个变得更好的解解和一个变得更好的割割,他们不完美,但都在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解解会变成真正坚强自信的解解,割割也会学习做一个温暖的割割,加油啊割割解解!

希望大家也能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好好珍惜自己拥有的

再见了,下次见

喜欢的话可以收藏一下专栏哦!

圆子坐在晋江门口向大家挥挥手

把解解的钱包掏空,最后再发一次红包叭!

爱你们!

感谢在2019-11-24 03:46:38~2019-11-25 23:22:0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菲比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青岚、CleVim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咸鱼安娜、樱桃小鱼籽、柒夕、天才儿童小草莓、猪精女孩、柒非暮落、睡不醒的脸妹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晶公的老婆、L°、宇下听雨、晴莳- 2个;41114902、知迩、AFK、柠檬百香果、若水牌干脆面、绯露妲、作业,我们还是分手吧、社会我玺子哥、yakult思、conghua、清言、wow、孙梅婕、浣熊啊、咫宇时生、ootinyoo、不知书。、阿格雷u、wodahs-em、酥梨、 你想死一、天才儿童小草莓、筒筒要努力爬上岸鸭、做个俗人、红翼、冰璃、安、珂娅萌萌哒、Sylvia_Z、杯子啊、LOBGGVE、咸鱼安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溯游从之 172瓶;空梦 141瓶;轻舟 130瓶;CleVim 126瓶;梦梦 118瓶;haha是夏夏 102瓶;珂娅萌萌哒、山灰 99瓶;绿绿儿 96瓶;ZacT 87瓶;你家大阳阳 80瓶;yestoday 76瓶;围炉里的土豆、大葱 70瓶;冰璃 69瓶;香蕉塔和马蹄莲、哼唧 60瓶;大炎 59瓶;行知 50瓶;萧萧 45瓶;233、阿喵、番茄果酱、神烦、poppy獅子、L佳佳佳 40瓶;予酒欢 37瓶;silian、匣、亞莉兒、大头鹅、Joyce、黎竹竹、贝莱隆、请给我发猫图、岁久的小西瓜、CK、芝麻糯米团、容七七 30瓶;故不期 29瓶;37815966、我最可爱、墨铭淇妙、间隙的妖怪、袖拢月泽 25瓶;端木玥 23瓶;奵、戚小芪、豆子,、沈小封、歌昭年、初辞、红翼、有梦入长安、雪兰汀、绯露妲、吖吖挺忙、可若为风、君、喵乖乖兔、二木、等待隐然、菲比、白kk、深深、你的宝贝啾啾、花枝丸好好吃sa、叶悠俞、志慧、丁丁七、魏晋、Harper 20瓶;木子李 19瓶;心。随。意。 18瓶;阿然大魔王、喵嘞个咪、你哒哒的马蹄声、哐哐 15瓶;樱桃FLY 13瓶;橙子橙子呀、一只美玉 12瓶;不二 11瓶;美滋滋、ddicr、12567717、枫溪、冬日米、你别是个傻子吧、恰瓜的猹、网瘾少女夏巫巫、greance、大鱼吃鱼、梦霸天下云、@我是你的小可爱、清酒、谁又得到了蒹葭、荔枝加菲猫、茗烟、夏闲、小仙女、宅、为君子哉、渴愛、雪后天晴、绯雨不是肥鱼、希望有钱、刹那繁华、钰杰、月下往事、淮暻、迷路鲸鱼、朝夕、雪狸、疯一样的死胖纸、愛故事、琳琳、无所谓、半勺糖、随意可心、Teresa、糖果四号、小rong树、最爱小乖啦、末日还没到吗、ootinyoo、爱与正义的脑残粉儿、AC、如晦、SGZW、废辣、一棵呀小白杨、許_珂珂、celeste、U酱自然卷、Eve、催更菌、芸熹、焗饭尤加利、澍鱼、一巴掌扇飞你、亦亦HUNLU、一碗饭、蛋黄派派、洛落、九九八十一、故故故故故故故意的、龙虾、子非鱼、萧芜苧、叶子、36971427、温柔、白嘟嘟、晓君在减肥、安、晴空、是丧尸不是鬼、大头张张、wxyzm0215、wqnzzz、亦婷、我……不看小说、小丑二号、绿、小狐狸仙儿、199506、26633704、离歌 10瓶;美女妖精、浓铅重彩、草木完、容子行行 9瓶;宁晓、暮忆雪 8瓶;醉奶的甜酒果、ldkdn 7瓶;绚斗。、家有奕宝、红豆与菊花 6瓶;什么什么什么什么、八月小狮子K、Amorfati、咖啡店的喵喵、迷雾·谜雾、三十三、10001w、云水、小风流、一杯温酒酒、Airuka、英俊迷人帅滚滚、haihaihai、Unique、cc要好好生活、八月初五、文雅又暴力、野草、张起粽、利、白又白、鲜衣怒马少年、兔兔喵喵喵喵、留小朵、悄咪咪摸鱼、小小小胸软糖、轩辕汐颜、一饼胡不胡、七里香、木林森、Air、林雨24230323、归去来兮、给楚慈递刀、西恩酱、英子、pangqi、阿黎黎、Rose、(>^ω^、未明了、苏北斗 5瓶;小果琳~、may、37310514 4瓶;125、喵喵喵、十二洵、静音、我怎么又开始追连载了、烤鸭SAMA_、小脊椎、248784、腐生一枚、花花、郗婉秋 3瓶;懒(*~rǒ~)、era、以月为馐、于君行歌、蚂蚁蚂蚁、春乏秋困夏打盹、十月秋、西奥蘑菇、晨光搁浅zyt、华华丽丽的华华、ANATKH、萧潇紫、白加黑、来都来了、25210740、执念、心知所向 2瓶;柒柒七、白皂樱、Ada?、天天爱默、yimi、晞墨、_叶先生、漫不经心、要去银河系旅游的女汉、郭星星、KKKgee、不送酒、xyt云淡风轻、麽兜~、剪落的长发、难捱、慕乔、兔子尾巴长又长、30211552、兔子、阿肖、ci、红烧鸡翅膀、Cchio、小仙女鸭、多诺米、25093887、墨儿酒、一杯小酒、回来的某只、刘PP、一个圆圆的芋头、羽离、lingling酱、望玥、Vicky喵、葶苈子、来日之日、一只软、知知、猫猫喵喵、菠萝桑、世界第一可爱、Kate、莺时、29980262、原来主角们都喜欢姓顾、不思量、阿Chui是个起名废O_o、林子木、凌一、关琉璃、章凌、Offshore、修不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下次见

《窈窕珍馐》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八一中文网小说网更新,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八一中文网!

喜欢窈窕珍馐请大家收藏:(m.8lzw.com)窈窕珍馐八一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玄天魔帝 赘婿 重生完美时代 我的1979 无量真仙 盛世娇宠 学霸的日本女友 重征娱乐圈[重生] 家有悍妻怎么破 铜钱龛世 都市剑说 到清当自强 逆天神医妃 梦回大明春 开封府宿舍日常 DC家的骑士 电影世界之反派的逆袭 掌门师叔不可能是凡人 道长去哪了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经典收藏 至此终年 妖孽上部完 哄她 婚如寂寞 红尘篱落 感知世界 吻痣 天之骄女 暗恋无法好转 上身影后 安小可的脂肪空间 时意 民国:无法替代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 小崽子[娱乐圈] 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 死来死去 住在男神隔壁[穿书]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拐走女老师的闺蜜
最近更新 大国医 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 一秒沦陷 大恩以婚为报 绝对心动 我成了反派的亲闺女 大庭叶藏的穿越 穿越六十年代 白昼见月[娱乐圈] 七零炮灰小知青 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 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 大佬他冷艳无双 大佬她马甲又A爆全球了 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 存心偶遇 不学习就要继承亿万家产 开局给魏尔伦戴了顶环保帽 天作之合 她是大佬的心尖宠
窈窕珍馐 缘何故 - 窈窕珍馐txt下载 - 窈窕珍馐最新章节 - 窈窕珍馐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